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回家过年年的味道渐渐浓了起来

已有 398 次阅读  2017-01-25 11:44   标签office  style 

回家过年

 

 

      “小寒、大寒回家过年。”

过了小寒的节气,心就活动起来了,心飞到了家乡,飞到了父母的身边,那年的味道也就渐渐浓了起来。

小时候家里很穷,母亲说:“再穷也要过个像样的年,年过好了,这一年就会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

一进入小寒,母亲就开始张罗着过年,我和妹妹用石灰刷房子、爸爸用报纸糊顶棚,母亲拆拆洗洗,经过一番折腾,简陋的家焕然一新,家也就有了过年的味道。

进入了大寒,母亲像变戏法一样,把平时舍不得吃,留着过年的食物全部翻了出来,我惊讶母亲何时藏了那么多的好东西,我觉得母亲有些傻,所有的好东西都留着过年吃有些可惜,过年好吃的东西那么多,吃起来总没有平常大家都抢着吃的那么香甜。

母亲说:“人家来拜年,总得有些好东西拿来招待大家吧!”好东西自己不舍得吃,拿来招待人家,这也太傻了点吧,于是趁母亲不注意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偷吃一点或偷藏一点。

每到过年,母亲就会精心地作油炸开花大豆、焦叶子、绿豆丸子。母亲说:过年吃开花大豆,生活就会像开花大豆一样开着花还流着油;吃焦叶子,生活就会像焦叶子里的芝麻一样香甜;吃绿豆丸子,一家人就会团团圆圆。”

 

油炸开花大豆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大豆用水泡软,用小刀在大豆的一端切十字切口,一直切到大豆的腰中间,切好的大豆控干水分倒入油锅,大豆在油锅里皮卷了边,豆开了花,一直炸到酥脆,捞出撒上盐拌匀,酥脆的开花大豆就做好了。

 

那一年,我上五年级,母亲泡了满满两盆子大豆,我和妹妹主动给大豆切十字切口。

母亲说:“每个大豆都要切开,要不然大豆会爆炸的!”

“大豆会爆炸?那是什么样子的?大豆会不会从油锅里“碰”的一声像爆竹一样飞出去了。”我问母亲。

母亲说:“是的,油也会飞出去,所以每个大豆都得切开口子。

切完了所有的的豆,我就兴致勃勃地看母亲油炸大豆,父亲让我们去睡觉,我说:“我要看大豆爆炸。”

母亲一听吓了一跳,忙问:“你是不是把没有切好的大豆也放进去啦?”

我赶忙摆手说:“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

母亲不放心,把切好的大豆一个一个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里面果真有一颗没有切十字的大豆,而且就一颗。母亲说那肯定是我干的,因为我要看大豆爆炸。

我确实想看大豆爆炸,可我真的没有那么做,我太冤枉了,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颗没有切口的大豆哪?分析来分析去,除了我还真的没有别人,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那颗大豆是怎么混进去的。

那年大年三十一大早,母亲叫我和妹妹给大院里的每一家送一碗开花大豆,我送完大豆,兴高采烈地捧着人家送我的东北小蘑菇回家。一进门儿就看见房子中间的高凳上,坐着一个蓬头垢面裹着肮脏棉衣的男人,那男人棉裤的左腿像棉门帘一样扇着,露出里面黑黢黢的腿,脚上穿着一双露着大母脚趾的破军鞋,那人的脖子上围着我家做饭的围裙。母亲正在用剪刀七里咔嚓的给他剪头发,那头发打着绺纠结着掉在地上一大片,母亲让我打来开水让他洗一洗,还把我的擦脸毛巾递给了他,我有些生气地说:“干嘛用我的毛巾。”母亲也不理我,继续让他用我的毛巾擦头擦脸。

嗨,你还别说,尽管他的头发被我妈剪得像狗啃了似的,人还是蛮好看的,白白净净40来岁,你问他什么,他都不说只是傻笑。

母亲给他缝好棉裤,翻出我爸的旧棉鞋给他换上,然后用牛皮纸包了四个点着红点的馒头,一碗开花大豆,一把绿豆丸子,又包了一块卤肉,塞到那人怀里说:“好啦,你走吧!”那人站在门口一个劲儿的傻笑,不愿意走。母亲把他推出房门,推出院门,关了门回屋了。

我说:“妈,大过年的,你怎么把这样的人领回家了?多脏啊!”

母亲说:“大过年的,他要饭要到了门上,这也算是缘分吧,人在最难的时候能帮一下就帮一下。老天爷在天上看着我们那,你做的每一件好事老天爷都给你记着呢。”

“啊?”我吓了一跳,刚刚我还在嫌弃他,老天爷不会生气我的气吧。

“妈,我给他倒水了,他还用了我的毛巾,这算是作好事吧?”我问。

母亲笑着说:“算!”

这下我放心了。

 

母亲说:“现在的生活,就好像天天在过年,想吃什么就有什么,过年也不像以前那么忙了,年的味道淡了,没意思了。”

小时候的那种贫穷,使得大人小孩都天天盼望着过年,如今生活好了,天天盼过年的心早就没有了,年的味道也比从前淡了许多,年夜饭也希望清淡些了,可回家过年的心情却越来越强烈了。

今年大寒一过,我就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心早已飞到了家乡,飞到了父母的身边。我要还自己一个心愿,亲手为父母、为家人做一次油炸开花大豆、焦叶子和绿豆丸子,让我们的生活像开花大豆一样开着花流着油,像焦叶子里的芝麻一样香甜,像绿豆丸子一样团团圆圆。

 

李翠萍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