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晴天雨作品:布娃依先医生

1已有 169 次阅读  2017-06-15 11:13   标签office  normal  style  晴天 

布娃依先医生

 

一个星期的牙痛折磨的我差点死掉。

牙痛发作时,平常音量的电视声音似乎都能刺痛我的神经,喝斥着家人关掉声音;爱人买回的榴莲气味也能加剧我的疼痛,命令放置到窗外。疼痛时真像那种毒瘾发作的人渴望毒品一样,希望立即能注射什么药物立即止疼。总之那个剧烈程度几乎无法用语言描述。

吃了几盒消炎药,终于挺过了疼痛,我也下定了决心清除掉这颗坏掉的牙齿。

昨天请假休息,快十二点钟我来到了人民医院。我打算上午先来看看,中午吃点好的,下午再来拔牙。看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对我也是。以前看牙我喜欢找熟悉的大夫,这样心理上可以放松些。因为拔牙的过程是有点难看尴尬的,所以这次我决定找一个陌生的大夫。我选择了二号诊室的布娃依先医生。推门进屋,我看到的是一位端庄面善维族女医生,我心里有了几丝安慰。

我坐下后,告诉了医生病情,让她给我检查确认一下左上方第二颗那个修补过的牙齿是否需要拔掉。布医生目视检查了一下,说先去拍个片子,再决定是否拔出。我心想,不错,够严谨。她给我开了X光申请单。

我去影像科交了费,稍微等待一会儿,就跟着影像科的年轻戴着眼镜的医生走进了一间专门拍片牙齿的机器房间。按照医生的指示,放好头位,机器上的探头自动围绕着牙床的外侧转动起来。哇塞,好先进啊!几年前,我去过北京专门的口腔医院做过烤瓷牙,见到机器也没这个先进。瞬间整个口腔的全部牙齿轮廓的影像都清晰的扫描出来,显示在电脑终端上。

我又回到口腔科二号诊室,听候医嘱。布医生先是告诉我左上的第二颗牙齿压根已经萎缩,需要拔掉。医生又问我,那颗烤瓷的牙齿根部也萎缩了,是否可以吃饭。我非常震惊,这个问题也能看得出。这个烤瓷牙可是我在N年前花高价在北京口腔医院做的,当时给我做牙的医生还吹嘘他还做过某大牌歌星的牙齿。难怪一直不太舒服,只能凑合着吃饭。布医生还告诉我,左上的那颗智齿以后也需要拔掉。我说十二点多了,我先回去,下午再来。她马上说,现在就拔,时间我来掌控,要不然你下午还得跑一趟。天啊,我真的没有做好上午就拔掉牙齿心理准备,心里好恐惧。布医生又安抚我说,松动的牙齿一拽就出来了,很快的,没有痛苦。事到如今,我也只好遵医照办了。

我躺倒在手术台上,布医生给我注射了麻药,心跳感觉也加快了。在药效作用前的片刻,布医生和我聊了些新闻故事,聊得挺愉快,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手术的操作开始了,我感觉就像坐上了过山车,完全的不由自己。

前几十秒感觉有些不适,我不停地 “啊,啊”叫着。

“没事,正常的。”布医生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出来了。”她说着又麻利地给我塞上了止血纱布,还说她干这个已经十几年了,如果这个都干不好不就太失败了嘛。

牙齿拔下了,我心中对布医生的敬意油然升起了,也充满了感激。在听完布医生术后医嘱后,我离开了医院。

布娃依先医生厉害,独山子的医院也很厉害。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