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春天的油菜花使我沉醉了

已有 693 次阅读  2017-03-28 20:40   标签油菜花 
 只有在春天,我才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因为,我时常沉醉于油菜花的海洋。
         
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甚至仿佛是一夜之间,那一株株绿油油、嫩滴滴、羞答答的油菜苗,便如注入青春韵致的娉婷少女,袅娜地伸展纤细的腰肢,让生命的张力涨破一袭袭翠衣。此时,春潮便在那十字型蓓蕾的怀抱里生发起来、涌动起来,并丝丝缕缕地向外漫溢、汇聚、融和,不长的时日,就以铺天盖地的气势在广袤的天地间尽情绵延。尚来不及向无垠的地平线眺望,一阵阵金黄的、澎湃的、浩淼的激浪,就掠过我用足迹捕捉灿灿诗意的田野,带着微醺的气息扑面而来。
     
无需过多艳丽的色彩,盛开的油菜花仿如一位执著的原生态画家,始终沉浸于、坚守于一种浓稠的笔调,在水乡的舞台上酣畅淋漓地抒情,大块的构图简约、凝练而恣肆,给羞涩的村落和飞舞的蜂蝶以丰盈的遐思。无需过于浓烈的馥郁,哪怕只是一缕缕朴实如春泥的香痕,也能温暖从严冬醒来的伴着冷雨的忐忑,芬芳游子归乡时投送给阡陌的一束束惊喜。卸去了厚重羁绊的风,宛若一根无限悠长的常青藤,牵着凝结在花蕊上的笑容忘情地奔跑,脚下的土地被皴染成大朵大朵的金黄,映照着碧水连同水里那些流淌歌声的影子。 
         
兴许是受到油菜花的鼓舞和熏陶,柳笛的清音渐渐变得丰腴起来,春雨轻盈的脚步也日益变得密实起来,亮亮的阳光越发地明媚,盈盈的月辉越发地水灵。而这些,又成为油菜花圆舞曲与梦幻诗最和谐的伴奏。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我聆听着油菜花开的声音,躺在从故乡老屋带来的竹床上,温习一个童年的梦:在一个个四面环水的绿汀上,成片成片的油菜茁壮成长起来,枝儿拔节了,叶儿膨大了,花儿渐开了,从绿海中泛起星星点点的黄,随后又涌起层层叠叠、密密匝匝的黄。那黄,嫩得像雏鸟的喙,娇得像韭芽的脸,轻得像村姑的纱,浓得像黄河的水,柔得像舞娘的袖,亮得像成熟的穗。我乘着一叶扁舟,穿行于无边无际的花海,少年的心絮随风飘荡,追寻着在水一方的那瓣芳馨。花香浅浅的、淡淡的、悠悠的、清清的,若有若无、如丝如缕、似咏似叹,像晨雾一样纯净、缥缈,像梦幻一般浪漫、飘逸。
         
睡梦中,已经追随一群儿时的玩伴踏上看花的旅程。不过,我们没有远涉万水千山,而是径直来到老家,欣赏脚下这方沃野上的菜花壮景。平常,听到的多是对菜花的赞美之词,有人惊叹油菜花海的恢弘,有人迷恋云南罗平油菜花云的浩荡,有人钦羡油菜花潮的壮美。而此刻,我却独钟情于家乡的油菜花。虽然没有高山雄峰、莽莽林海,可也因此更能让人从茫茫金黄中领略到春之磅礴。那些耀眼的、旖旎的、热烈的、泼辣的金黄,乘着徐徐漫来的南风,流淌在、燃烧在、连绵在每一处有泥土的地方。旷野上、河坡上、田垄上、沟沿上、林地上、坝头上、浅滩上、农场上、小汀上、荒洲上……处处可以见到油菜花明丽的、澄澈的、淳朴的笑靥。
         
漫步在田垄间,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油菜花仿若一幅无边无际的巨幅油画,十里是油菜花,百里甚至千里还是油菜花,在阳光下闪烁着令人目眩的金色光泽,广袤的田畴似乎正在被一种青春的激情尽情地皴染、涂抹、装点、发酵。此时,一个个炊烟袅袅的村庄,成了屹立于金色波涛中的一座座小岛。兴之所至,爬上一棵苦楝树向下俯视,被油菜花主宰的沃野更是蔚为壮观,犹如一方镶着绿边儿的巨型金帛,帛上的万千气象令人心旷神怡:麦畴与村舍相依,云雾与炊烟交融,彩霞与金光相映,线条与色块呼应,连绵不绝的油菜花沸沸扬扬、熙熙攘攘,忘情地向着更远的远方铺展、延伸,那醇厚的、明快的、嘹亮的黄,拥抱着纵阡横陌,烛照着红瓦黛墙,掩映着千沟万壑,包容着柳岸荷塘,轻携着野渡虹桥,点染着云檐雨巷…… 
         
此时,我的心也成了一片花海。那每一瓣心絮都化着一朵油菜花,爱莽原、也爱寸土,爱艳阳、也爱雨雾,爱春风、也爱秋岚,将对季节的祝福写满漫山遍野,为万里苍穹灌注金色的主题。
         
纵然凋谢,也要化着饱满的籽粒,为生活增添绵绵不断的清香……


分享 举报